动态
总有些话不成文章,但值得分享
碎碎叨叨,不看也罢ヾ(•ω•`)o
  • 最近在电子书上读《瓦尔登湖》,忽然发现和我之前阅读纸质书时候的感觉不太一样,才恍然意识到是译本的原因,于是我又取回了我的纸书做了些对比。我的纸书是刘绯译本,电子书是徐迟译本,两个译本在网络上的评价都不算低,当然我这样并不通晓翻译的同学更不应做出评价,但我实在体会出了自己的偏好,我更喜欢徐迟老师的译本,通俗好懂,娓娓道来,我想这应当是梭罗原著时候应有的感受,且更易顺畅地读下去。刘绯老师的译本表达更为书面、精炼,但是于我而言无法从中理解到作者著文的深意。更多的理解待我读完之后再同诸君探讨分享吧。我以这段为例,分享我的偏好:

    徐迟版:

    1.我在康科德到过许多地区;无论在店铺、在公事房、在田野,到处我都看到,这里的居民仿佛在赎罪一样,从事着成千种惊人的苦役。

    2.人可是在一个大错底下劳动的啊。人的健美的躯体,大半很快地被犁头耕了过去,化为泥土中的肥料。

    刘绯版:

    1.我在康科德曾广为游历,足迹遍布商店、办事机构和原野,我所见到的居民们似乎正以上千种不同的方式在赎清他们的罪过。

    2.但是人的劳作实在是个错误,人身上的精华随着劳作而深入土地化为肥料。


  • 今天下了一大天的雷阵雨。早上刚上课,便是一道惊雷,就像是直直劈到了头顶一般贯耳难溃,清脆响亮,而后便一直是零落的闪烁和闷响了。

    到了课中休息时候,雷雨竟然停了,还漏出了阳光。正想夸夸这懂事的雨云,上课来而课中雨,结果又飘来一朵更大的乌云,一直下到了下午三点过。让午饭的饭点也泡在了雨里,不过还好是没有雷电,让大家可以安心举着伞去食堂。

    不过到了下午这雷雨便猖獗到了顶点,它们连同狂风一起,似乎要灭了这天下苍生,且毕其功于一役。一道又一道利落的闪电劈向大地,清脆的雷声在窗外炸响,沉闷些的则从远方连绵地传来。不久便在朋友圈看到了闪电劈中电视塔尖的图片,十足震撼,可惜我没有拍到。

    晚些时候,天终于是敞亮地放了晴,我也出了门,见了好友,唠了好些嗑。雷雨乌云不知已经飘向了何处,但不知为何,似有些更响亮的雷声在我的耳边回荡,一道笔直而耀眼的闪电直指我的内心而去,而后回响久久难绝,心意久久难平。


  • 马门溪龙,哈哈哈哈哈,说说写不下啊,发成文章了,本地人真的觉得很好玩。

    科研趣事|马鸣溪发现的恐龙叫马门溪龙 | 光溯星河 (tsio.top)


  • "你眼中难以逾越的艰难险阻,在旁人眼里,可能同路上的石子一样,平常且容易。"

    这句话最早的原型来自爸妈平日的劝说,实话讲,站在面对艰难险阻者的角度来说,我永远也无法认同这样的表述。但当你时不时发现自己站在那个旁人的角度,倾听那个面对艰难险阻者的叙述时,便不由得感慨这句简单的话里无穷的智慧。

    同时,这样的认知差距并不一定来自知识或技术,它也许只是因为旁人的经历与你不同,甚至只是因为他和你看待这件事物的角度不同。大有“只缘身在此山中”的意味,还有一些“闻道有先后”的理由在其中,当然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的智慧也可以从里头读出来。

    总而言之,面对事物时,我们绝不应以主观思维妄下结论,应广纳旁人之见,结合实际分析。必要时,还要寻求他人的帮助,片面武断地追求独立决策,只会导致固步自封,难以跃出思维的沟壑。


  • 当夏季来临,我才发现自己更喜欢从生的绿色。比起初春荒地里的寥寥几朵鲜花,夏季草地与树木皆为青葱的生命力更令人欢喜,这是众生的力量,而非少数精英的争宠。花,还是要在绿荫丛中才更好看。


  • 岁十七以“博学笃志,切问近思”而铭;

    岁十八以“不沉默于未来,立身技术之后”为初心;

    加冠之年有惑不解。

    今二十一,自信博观未改,初心依旧,但亦无果可告。可依经历之丰富,心神之精彩而宽慰自己。望远途,二十一载如风似水,心怀大江,柔和磅礴,铸大器晚成而沉静,却唯恐树欲静而风不止。


  • 今天偶然做到国家标准相关的题目,就顺手查了以下标准化的一些资料,翻了一下国标信息网站。

    想起来,小的时候总是会想,数学家们为什么要搞那么多生涩的概念,直接白话表达不好么?长大些了,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标准规定,总会想屁大点事儿也要制定标准?

    再后来,进了大学,逐渐进入了开发者的世界,来到了赛博空间大门之后,才慢慢理解标准、追求标准,最后喜欢上标准化的一切。看到一个东西不太规范,会首先想要查查是否有这方面的国家标准……翻看国标网站,总会感叹我们的国家,国际社会为了全人类标准而做出的努力,也会因为看到国际标准的一致性而热泪盈眶……


  • 前段时间,我和朋友讨论了在智能时代的工作流中,前端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。我认为,真正的前端工程师不会畏惧AI的浪潮。但直到今天看到这篇帖子,我才在脑海中勾勒出这样工程师的轮廓。我想,这样的人是不会担心被替代的:

    https://juejin.cn/post/7347221074704777226


  • “实事”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,“是”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,即规律性,“求”就是我们去研究。


  • 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是什么时候了,一种强烈的决心从我的心底冒起来,超过了一切别的想法。


- 只展示最近30条短文 -
引用到评论